来自 房产 2019-12-03 04:48 的文章

比起城市存在感,“长三角一体化”重点是什么?

每经记者 朱玫洁    每经编辑 杨欢

图片来源:摄图网

长三角,终于等到了自己的顶层规划。12月1日,《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下称《纲要》)对外公布,让这一区域的未来更加清晰。

据不完全统计,在整个规划纲要中,上海被提及50次、杭州15次、南京14次、合肥13次、宁波11次、苏州6次、舟山5次、嘉兴5次、南通4次、芜湖4次、无锡2次。

这组数字在今天官方、非官方的报道中出现多次,以此证明各城市在未来区域发展中的地位和重要性。

不可否认,在一个区域中,不同城市担当的作用和责任不同,也有龙头城市、区域中心城市、一般城市之分。但仅从个体城市的竞争角度来解析这份纲要,观测长三角板块的未来发展是否有些局限?

此前早有解读,长三角一体化的重点在于“高质量”和“一体化”。比如在此次《规划》中,区域协调方面,强调的是一盘棋整体谋划,透过跨区域合作,达到提升区域整体竞争力的目的;

在民生共享层面,提到率先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这意味着无论居民所在城市大小,享受大致均等的公共产品和服务,比如公共教育、公共卫生等。

尽管竞争激励着城市的发展,但当下,尤其是在长三角这类经济发展程度较高的板块,不仅需要竞争,更需要合作——拆除“人为”的壁垒,提高区域整体的效率,将蛋糕做大,达到提高各城市发展水平的目的。

《纲要》明确指出长三角一体化“有利于充分发挥区域内各地区的比较优势,提升长三角地区整体综合实力”。

关于三省一市的大致“分工”,昨天城叔已有所介绍,今天继续看这些城市之间的“合作”将有什么变化?

01

首先是交通。对于长三角的一体化发展,各种形式各个领域的“断头路”是梗阻长三角大流通的痼疾。

早在2018年6月,沪苏浙皖签署《长三角地区打通省际断头路合作框架协议》,省界断头路的打通被提上议事日程。这一年,仅上海与浙江平湖、嘉善之间的路桩已拆除20余处。

此次《纲要》的发展目标提到,“轨道上的长三角基本建成,省际公路通达能力进一步提升,世界级机场群体系基本形成,港口群联动协作成效显著。”

目前,长三角已是我国高铁网络相对发达的地方,许多中小城市在高铁周围建设高新产业园,例如湖州德清县、嘉兴市等,高铁无疑为这些城市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未来,长三角的铁路网还将进一步加密,《纲要》提出“到2025年,铁路网密度达到507公里/万平方公里,高速公路密度达到5公里/百平方公里。”

除了已规划、已开工的铁路项目,《纲要》表示还将推进这些项目的规划对接和前期工作:“沿淮、黄山-金华、温武吉铁路、安康(襄阳)-合肥、沪甬、甬台温福、宁杭二通道”,并积极审慎开展沪杭等磁悬浮项目规划研究。

以都市圈的视角来看,随着城市间市域和城际铁路、道路交通、毗邻地区公交线路对接,在长三角,更多快速便捷的都市通勤圈将形成。都市圈同城化通勤也正是长三角发展的一个目标。

除了硬性的流通渠道——道路,软性的要素流动渠道也需要打通。《纲要》指出“建立统一规范的制度体系,形成要素自由流动的统一开放市场”。

在要素市场一体化方面,具体提到四点:人力资源市场,资本市场,土地市场,产权交易市场。

从备受关注的人才层面看,长三角各地间,就业岗位信息有望实现共享,人才服务政策也将进一步衔接和整合发布,还有联合开展就业洽谈会和专场招聘会等等。

《纲要》提到,“探索建立户口不迁、关系不转、身份不变、双向选择、能出能进的人才柔性流动机制”。如果这一点能落地,无疑将大大方便长三角各地区间人才的交流。

而在产权交易方面,《纲要》提出建设长三角产权交易共同市场,这就包括推动现有各类产权交易市场联网交易、建立统一信息发布和披露制度等等;还有建立统一的技术市场,实行高技术企业与成果资质互认制度。推进这些条款,也将利于提升长三角要素资源配置效率。

02

“为什么要在长三角地区搞一体化,因为这里工业化、城镇化水平在中国都走在最前面。”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国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