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房产 2019-12-03 06:13 的文章

如何从“末梢”透视一座城市?

几天前,“优化营商环境”又双叒叕一次,成为国务院常务会“关键词”。

今年10月,首部针对营商环境优化的行政法规——《优化营商环境条例》正式出台,并将于明年1月1日起正式落地实施。进入一个月倒计时,最近这次会议的重点,自然就放在“加快打造”和“更大力度”上。

问题是,如何“加快”?让这场“刀刃向内”的自我改革,快速触及每座城市的“神经末梢”,或许是关键所在。

今天(12月2日),每经智库发布的《2019成都市营商环境报告》(下称《报告》),就将视角对准城市营商环境改革“末梢”——

这份以全国性媒体智库为客观视角的报告,不仅定点聚焦,将一座城市单独作为观察样本,还进一步细致研究了其辖内各个区市县的营商环境。

为何聚焦成都?下沉到更微观的城市区域,其营商环境表现又如何?

注:本报告所呈现的各区(市)县营商环境得分,只用来比较各考察对象的相对关系,没有“满分”、“零分”等概念。

成都探索

优化营商环境,成都是动身较早的城市之一。

今年2月,春节后第一个工作日,成都便召开国际化营商环境建设年动员大会。当时,成都提出,要全力冲刺进入全球营商环境先进城市前列,并出台专门的行动方案。这也是成都将2019年定为“国际化营商环境建设年”仅一个月后,拿出的具体“路线图”。

如今,按照“路线图”努力近一年,成都交出的答卷可谓亮眼。虽然指标体系不同、评判方式有异,但在今年各大“营商环境”榜单上,成都几乎无一例外都跻身全国前十。

不仅如此,最近这次国务院常务会上专门点名,全国范围内“优化营商环境的突破重点之一,仍是企业开办便利度”——对于这一点,成都在年初也已开诚布公地指出,弥合相关指标与国际先进标准的差距,将是成都营商环境提升的关键。

“工作前置”的效果已逐渐显现。对标世界银行《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指标体系,《报告》在成都22个区(市)县中,调研了大型、中小型以及初创企业。而成都的开办企业便利度,在7大项、21小项中,正是收获最高满意度的指标。

不过,就像血液从心脏出发,越到“神经末梢”耗时也就越长。因为历史、区位等各种原因,《报告》发现,即使整体营商环境已走在全国前列,成都内部区域间,仍有较大差异。

梯度,是成都内部差异的关键词。在成都,这种梯度又主要以城市“圈层”为划分。

《报告》发现,成都内部的营商环境,“圈层”间差异明显、“圈层”内表现接近。这同时也发出清晰提醒:

营商环境发展的不平衡,亟需破除资源过度集聚的单中心发展模式;相较而言,城市“产业生态圈”模式,或许是更平衡、更有前景的发展模式。

实际上,在优化营商环境时,这正是“卡住”许多城市的共同瓶颈。

区域摸底

要想破题,既要找准自己的“起跑点”,又要认清奔跑的“终点线”——差哪里补哪里,优化营商环境的步伐才能真正“加快”。

对标国际标准“补短板”,中国在世界银行发布的营商环境报告中,已连续两年实现高位跃升。在《2020年营商环境报告》中,中国总体排名比去年再上升15位,名列第31名。

犯其至难,图其至远。成都同样抱着“跳起来摸高”的心态,从一开始就对标国际化高标准,为城市营商环境优化寻找“标杆”。上海、伦敦、新加坡、香港等城市,被反复提及。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