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做暧暧暖爱免费视频中国_情趣诱惑bd在线观看

类型:偷拍按摩店系列视频下载地区: 台湾 年份:2020-08-09

剧情介绍

大 众 文 艺85莫言的小说,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就因其多样的叙事 视角、对位和复调式的叙事结构,显示出对西方小说创作手法的 娴熟运用,并形成了他独特的风格和审美品格。但在《檀香刑• 后记》中莫言却说:“《檀香刑》是我的创作过程中的一次有意 识地大踏步撤退,可惜我撤退得还不够到位。”作者所说的“大踏步撤退”是指向民族文化的回归,但从 《檀香刑》小说文本分析发现,莫言并未放弃现代叙事手法,而 是将其融入到民族化、传统化的叙事结构框架中。一、凤头——猪肚——豹尾的民间戏剧叙事结构风头、猪肚、豹尾中国古代戏曲术语。元代人乔梦符在论述 散曲结构时说:“作乐府亦有法,曰:风头、猪肚、豹尾六字是 也”。凤头,指的是戏曲剧本开头,介绍人物,交代情节的时候, 为了吸引观众,要设置悬念,造成观众的期待视野和想像空间; 猪肚是指戏的中段,应写得高潮迭起,变化丰富,刻画人物,展 开冲突,使人物和故事都展现得淋漓尽致,像猪肚一样浩荡;豹 尾是指戏的结尾,交代人物的命运结局,要象“豹尾”一样,简 洁有力,响亮而有余味,能引起人的深思。莫言在创作中正是借鉴了古典戏曲的结构安排。《檀香刑》 的分为三个部分,按照凤头、猪肚、豹尾的顺序,给每个部分命 名,显示出莫言强叙事结构上的强烈企图。凤头部包括1~4章,登场主要人物独白,制造悬念,引出故 事。“凤头”要醒目生动。莫言在写作的时候,他有意的按照其 要求来进行。开场,莫言采用第一人称限制视角进行叙述,以第 一人称叙述的方式,对人物个性进行初步展示,交待主要人物之 间的关系,引出故事。四章用四个人的视角,初步介绍了孙丙被 施檀香刑的命运和孙丙犯事原因。用四人的复杂关系和各自对孙 丙的态度造成悬念——孙丙会不会被施檀香刑?从戏剧发展到高潮,是“猪肚”。猪肚油水丰厚。这部分 小说剧情非常错综复杂又丰富多彩。剧情发展应该有起伏,有波 澜,让事件在合乎逻辑的情况下出乎意外的发展,让人物性格在 剧情中得到最大限度的展示。在《檀香刑》中,猪肚部以孙丙案 为中心,围绕案件引出其他人物,并交待孙丙案前前后后。多线 交织,人物事件众多,高潮迭起,把事件的前因后果交待的非常 清楚。这种整体采用第三人称,而在局部不断变换叙述视点造成 复线叙事的高超技巧,让猪肚部的节奏虽然相较于凤头、豹尾来 说缓慢,但却在缓慢中不断出现小高潮。同时,第三人称视角和 多视角转换的配合下,人物得到了深度展示,个性鲜明突出,故 事情节也生动完整。豹尾部交待了事件、人物的最后结局。结尾是戏剧创作得最 后工序,是一出戏的最终归宿。豹尾要简洁有力,不拖拉,不多 生枝节,不落俗套,在该结束的地方结束。结尾不仅仅是交待事 件人物的最终结局,还应当提升全剧的内涵,使之焕发出一种精 神上的闪光点,让人难以忘怀。《檀香刑》以五位主要人物的独 白的方式进行写作,照应开头,并引起人的思索。故事在结尾部 分制造了两个有关联的高潮,檀香刑行刑过程和众猫合唱,并用 不同的第一人称叙述将故事最全面最煽情的呈现在读者面前,孙 丙最后的遗言,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作者借孙丙的口刻 意点出小说一出戏,不仅暗含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的人生 观,同时也提醒作者出戏,与小说产生间离,从而进行思考。另 外,也是作者在作品结构意图上的一个明确的表示。总之,《檀香刑》严格按照中国古典戏剧的结构来结构小说, 并且杂糅了非常多的民间传说和迷信,更在文中借用了地方戏猫腔 的戏文作为表现手段,呈现出极强的民间特色和地方特色。二、声音与时间的复调式叙述——现代叙事手法莫言的小说中常常有着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声音。这多种声 音交织在一起,使莫言的作品呈现出明显的复调特征。复调的概念来源于音乐。复调小说概念则由巴赫金提出,指众多主人公被统一到某个事件中,他们之间平行的交锋、对话、 论争。小说中的世界很大程度上是由他们及其命运所构成,而不 是由作者统一支配。《檀香刑》的凤头、豹尾部,用第一人称限制视角,将不 同的人物的感觉、情感平行拼贴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多声部的效 果。猪肚部采用第三人称全知全能和视角的随意转换,全方位的 深入展示了围绕檀香刑这一事件而涉及的人物事件的方方面面, 显示出明显的复调特征。在第三人称叙事的过程中,莫言自然流 畅转换人物视点,从小说人物的角度观察、感受事物,既增强了 读者与故事的亲密程度,让故事更加的具有真实感和可信性,更 能感动人,使读者感同身受,又尽可能满足读者的好奇心和对事 件全方位把握的心理。同时,第三人称叙事,又产生一种间离效 果,使读者能够跳出故事,理智的思考。比如第七章中,德国兵 残忍杀害孙丙妻子儿女和镇上居民的场景描写,就是完全采用的 孙丙的视角,写出了孙丙的悲愤和无可奈何,以及德国兵的残 忍。第九章凌迟段落,则是以赵甲的视角来进行描写的,将他面 对凌迟时冷酷、紧张、兴奋的心理状态融入到凌迟处死的客观描 写段落中,使得这段血腥的奇观描写,更加生动、残忍、不忍猝 读。第十二章中,知县夫人与孙眉娘的会面,更是频繁转换人物 视点。这种叙述视点转换的多角度的叙事,使故事本身变得复杂 和多义,可以不同角度切入,作不同的解读。凤头部和豹尾部相 互呼应,作者第三人称和多视角转换,形成了文本内容之间对话 关系,可以说将声音的复调叙述发展到了极致。复调的叙事结构,在时空上体现为打破正常的时间和空间 秩序,截断自然事件的连续性,“时间在这里浓缩、凝聚……空 间则趋向紧张……时间的标志要展现在空间里,而空间则要通过 时间来理解和衡量。这种不同系列的交叉和不同标志的融合,正 是艺术时空体的特征所在。”在《檀香刑》中,无论是凤头、猪 肚、还是豹尾,都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时空的交叉重叠,过去、 现在、未来同时出现在同一个叙述者的叙述当中。第一、三部分 可以理解成为第一人称叙述中常见的思维和回忆的跳跃性。第二 部分,第三人称全知全能视角叙述也表现出了叙述故事的任情任 性。一会儿是知县孙丙斗须,一会儿是赵甲表演凌迟,一会儿是 孙丙加入神拳和镇民一起举起义旗,一会儿又是钱雄飞刺杀袁世 凯,这些场景都交错杂乱出现,展示出一幕幕真实的生活场景, 把人性进行血淋淋的揭露,使小说更加震撼人心。内心独白和时空颠倒,是西方现代小说创作的两大特征。莫 言在《檀香刑》中并没有刻意炫耀技巧,而是将现代手法和古典 戏曲的叙事结构相结合,从乡土、民间中获得创造性的资源,从 而使其现代性更为突出。三、结论《檀香刑》结合了中国古典戏曲脚本的结构手法,建构了小 说的整体框架,同时借鉴了民间话本和民间戏曲猫腔的戏文丰富 小说的表现手法,使小说呈现浓郁的中国民间特色。但是,这只 是莫言从民间找到元素赋予小说更多种的叙事方法,而不是真正 的民间叙事。我们看到,披着戏曲、话本等外衣的《檀香刑》, 实际上呈现出赤裸裸的西方现代叙事特征。大段的内心独白,时 空的跳跃错位,多个叙事者和叙事视角,过去未来几乎同时出 现。莫言在将中国民间传统戏曲和话本的框架和表现手法与现代 叙事方法结合起来,使得小说在回归民间的过程中,达成了现代 化的叙事。 参考文献1、乔梦符作.今乐府法[A].辍耕录:卷八[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四库全书》本,19882、[俄]米哈伊尔 • 巴赫金.巴赫金全集 • 三卷[M].白春仁等译.石家 庄: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3、邱华栋.一部现代的小说——《檀香刑》[N].北京日报,2001-05-13. 4、莫言.檀香刑 • 后记[M].北京:作家出版社,20015、陈思和.莫言近年小说创作的民间叙述[J].钟山,2001,(5).浅论《檀香刑》的叙事手法刘婷婷(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 四川 成都 610064)【摘 要】 莫言借用了民间戏曲的框架作为小说《檀香刑》的大结构,并在大量采用中国民间文化内容和符号。但在《檀香刑》民间元素和 叙事手法的框架内,填充的仍然是现代叙事手法。 【关键词】 莫言;《檀香刑》;叙事手法汉语言研究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