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黑暗圣经五虎动漫

类型:球球大作战空白名字复制ios 地区: 中国大陆 年份:2020-07-04

剧情介绍

黄渤励志成长经历导读:电影圈所有投资方都想听到他的名字, 认为他是中国电影的票房保障。 可是, 黄渤说:你要当真你就真成了个笑话。黄渤并不是一夜成名,只是形象上人们容易误以为他是草根出身。宁浩早在他的北影求学阶 段就认识他。管虎在他最穷时期也常吃他做的炸酱面。据说他现在演管虎、宁浩、徐峥的片 子都是象征性片酬。饥饿感没有给他打上困顿和悲苦的烙印。有一种声音始终认为,黄渤创 造这些极具典型意义的形象,农民、毛贼、流氓,并不完全真实。秘诀是变形和偏离构建的 诙谐。给人造成的错愕,这种和真实之间的若无其事,存在巨大的张力,直接后果就是笑。 他打破了单调逻辑,建立了一种自由奔放、充满意外和欢乐的表演。本来隐藏在底层人物身 上常规的价值观、等级观,被他的表演释放了出来。管虎用穷困潦倒形容黄渤作为演员的北漂时代。十几年了,到今天有时候躺着还在想,我怎 么可能干这个?还有人喜欢?黄渤触电时 25岁。 他曾是个跑场子小歌手, 跟周迅、 朴树、 杨 坤、沙宝亮等人到处唱歌厅。那时候一批人一起唱,别人全火了,可他还住在北京郊外的农 民房里,每天骑两个小时自行车去歌厅演出。我那时年纪都挺大了。他说他不愿意接受家里 的资助。父母从甘肃支边回到原籍青岛,都是大学毕业,在机关单位是处级干部。家里人希 望他能上清华北大,黄渤说:我考十次加一块儿也不够。宁浩曾经说黄渤和自己有某些共同 点:小城市里的边缘少年,还有着单向思维的上一辈。管虎第一次见没注意黄渤好看难看,反而觉得他身上透露出一种特别用功的天性,眼神闪烁 着,特好。管虎说职业演员的眼睛没有这个闪烁。黄渤的第一个问题是给多少钱?一听 5000块,他满意了,高虎才拿 1万元。他一分钟电影没拍过,说着说着话就跑镜头外面去了,甚 至还对着镜头喊停, 管虎恼了, 告诉你一个规矩, 这个地方只有我能喊停! 黄渤开工第一天, 导演感觉他简直是傻帽儿,但第二天上手就特别快了,第三天,真不夸张,就感觉他什么都 会,什么都对了,全明白。2000年夏天,用 12天时间管虎拍完《上车,走吧》 ,得了金鸡奖最佳电视电影奖。黄渤借了 套西服去走红地毯,回头一看,宁静在后面,赶紧猫腰低头,给人让开。他坐在伍佰、巩俐 中间,紧张,千万别给朋友丢面子了。第一部戏让黄渤找到了自信。歪打正着。唱很多年歌出不来,演第一部戏就拿奖。第二部戏 一下子就把他扔到了低谷。管虎导演的电视剧《黑洞》 ,成为陈道明、孙红雷的代表作品,黄 渤在里面演一个警察, 因为在青岛拍, 天天和 lsquo; 发小 rsquo; 一起玩, 没认真演。 本来业 内的制作人、 导演发现出现了一个这样的演员, 就开始拿着照着他写的剧本来了。 《黑洞》 一 出来,人家全蒙了。我被划入 lsquo; 非职业演员 rsquo; 。我得找个理由在北京待下去啊!他参加北影培训班,进学校保安都得拦着,找谁?考了两年 都没考上,觉得老师的眼睛都没在我身上多停留一秒,到第三年,他改到配音系。他的语言 和声音是硬功夫, 《杀生》 的录音师说, 有一次要拍一群人打一个麻袋里的东西, 黄渤居然学 出一种,既不像人,也不像动物的声音。那声音里细微的气息、情绪把大家都震住了。多一 个生存技巧是他的真实需要。 考上大学时黄渤已经 28岁, 终于成了北京电影学院的一名表演 配音专业的大专生。他总是跟着一堆同学试戏。有次到了杨亚洲导演的剧组,负责招演员的 看了他一眼就急了,当面说找了个什么东西,黄渤硬是忍住没走。结果,剧组当时实在找不 到人了,只好让他试,结果一条过,杨亚洲还挺满意。我蹭过去说导演我还有别的演法,导 演说不用挺好!我从没得到过别人的保证黄渤的梦想本来是成为歌星。他初中得了唯一一张关于唱歌的奖状,是龙城中学生歌手比赛 奖,这是他赖以生存的救命稻草。 15岁他就挣到了一天 15块钱,很快涨到了 60块钱。他每天在歌厅唱到很晚,对于怎么用钥匙开门不发出声音有秘诀,不能慢,诀窍在于先对好眼, 拧的时候小心,但拧完了得猛开。结果父亲在门后等着呢。黄渤偷偷唱了一个月,挣了 2000块钱。那时候我妈月工资 300元。他全换成零钞,往桌上一扔,斜眼看父母的反应。谁的? 我的。什么?工资啊。他特高兴,但会假装,没事,天上扔的。黄渤说自己做演员之前已经被生活捶打过了。正是歌厅盛行的年代,也不是不缺钱,但没到 交不起房租的地步。直到现在他还能惟妙惟肖地模仿张学友、郭富城、王菲,他也为他们分 别写过歌曲。完全按照人家那个路子写的,一听就是王菲。出去演出,长辈总说他:玩玩就 行了。男的,这哪是你一辈子的营生啊!后来时间长了,就说:你也该长大了,脑子该开窍 了,怎么还瘀在那儿呢?他还真瘀。广州火就去广州,好像跟你没关系,北京文化中心啊, 去了也跟你没关系。 他录小样送去唱片公司, 人家说好好好, 回头再说我跟你联系。 一出门, 他看见仓库里堆着各种碟,包括自己的。他把日子比作冲马桶,哗一天过去了。 22岁时他终于禁不住姐姐劝说,回青岛开了与韩国做 贸易的钢材工厂。他第一次去买零件还在柜台里看,也不好意思问,后来一问销售,人家给 带到仓库一看,好家伙那么大。聊钢材、聊价格的日子很快让他成了黄总,喝多了有司机给 他扛回家。他买东西从不赊欠,也不设流动资金,我这脑袋不好用,赶紧给钱。 1997年以后 金融危机来了,黄渤说现在很多表演和那时候要债、躲债有关系。别人等了好几个小时我假 装不在,人刚一走我赶紧出来上厕所就给碰上了。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些东西,对黄渤是 强刺激。一个人存在得越彻底、越实际,就越会发现更多的喜剧因素。他发现底层人物身上有很多小 机灵、小聪明。看别的歌手在歌厅被观众哄下去,那个歌手使劲硬着头皮讨好,观众都已经 受不了了,喊着下去吧!骂什么的都有,结果歌手说好,我下来,只走了一阶台阶,又唱了 一首。唱四首才能领到工资啊!东西南北中国四个地方的流氓怎么欺负人我都能学。问他是不是被人欺负过,他摇着头说, 对苦难从理解、麻木、疼痛,到最后接受。我以前,天天在接受这些东西。一边受着,一边 还得嘻嘻哈哈,还得笑。比如说我演出完了人家忽然不付钱,但是酒端上来,该喝还得喝, 该叫大哥还得叫。他觉得自己情商加强、潜能开发了。下意识记住了,演一个角色不需要太 多想象。成名后有一段时间他参加活动老坐第一排正中,半年没出戏,再有活动就坐第三排 了。黄渤说第一次住五星级酒店套房连马桶都想拍下来。以前太苦太累了想歇一会儿, 就会听到歇什么歇呀。 出名以后他演一会儿就有人端过来凳子, 说声:黄老师休息一下吧!长时间的磨炼,他的通情理大于了他的自我意识。很多年来他过 的日子用他自己的话说:没有人给我保障。这一场演出完了就得找下一场。现在投资业界对 他的态度是:能签赶紧签,他会越走越强,不用考虑商业回报,肯定非常好。在主持人不够 活跃的网络新片发布会上,他会主动但不过分地活跃气氛,给各种人递话,干根本不属于他 的活儿,同场合比他年轻十几岁的小演员反倒端着架子。他的很多朋友对他来者不拒的性格 有点不以为然,可是又喜欢他这一点,老好人,黏糊,不会拒绝。黄渤自己的话是眼睛里揉 得了沙子。宁浩说:他有那种难得的真实。就是从里到外透着一种与生活、与现实特别相关的东西。在 《疯狂的石头》里他自己想了很多梗,比如让人踩肩膀上哎你有脚气没有?黄渤和宁浩的合 作有点处女座见处女座惺惺相惜的意思。 《 疯狂的赛车》 是宁浩完全按照自己认识的黄渤写的。 我们经历了差不多的东西, 先接触港台, 再接触欧美, 然后经历了这样一个逐步开化的过程, 所以从各个方面,心理结构、审美意识上比较相近,价值观比较类似。无名之徒小人物是一个含混不清的标签。他创造的,大多是凭空生长、没有依据的无名之徒。我的大部分作品扣在时代上,所以很多人觉得我似曾相识,有存在感,没有危险感。小人物看跟谁 比,这个社会有 20%的人认为自己很不错, 80%的人都有小人物心态。我喜欢这个中低层的基 座, 我也离这个群体最近。 养牛的浪人, 顽劣的光棍, 想发财的小坏蛋, 都不是社会的阳面。 他喜欢用上百种演法,诠释权力中心以外的人,不再是司空见惯的鸡零狗碎,被他赋予了欢 快、惊愕和自由。碰上的导演也是处在最有创作欲望的时候,施虐和受虐碰上了。这一点导 演们都抓到了,黄渤并不是无所畏惧的人。我有型吗?观众知道你是谁啊?他很怀疑各种号称量身打造的剧本,量的是什么身?但男一 号谁不想演?他说自己前几年可以用努力或者贪婪来形容。机会很重要,他希望更多人看到 自己。想不想出名?想。也没那么如鱼得水,就演了一些同类角色,因为我真是需要。可是 剧本我实在看不下去的,也不能演。就是我可以时不时踩那根底线,但我不能跳进去。 疯狂过后他依然继续和小众又意气相投的管虎合作。跟村民住在一块体验生活,至少一个月 以上。讨论剧本更久。 《斗牛》是一个山村故事,跟《杀生》一样,都是个人剧,基本戏就落 在他一个人身上。每天得从山底到山头,大概景山那么高,跑三四十趟,鞋子穿坏几十双。 那个造型已经脏出他的极限,天天跟牛一起演戏,一个镜头拍几十上百遍。村民蹲着看他们 拍戏,蹲到晚上九十点,走了,早上六七点起来一看还在那儿拍呢。演之前他就憋着劲儿对 管虎说:你别说我不行,我从没给你掉过链子。后来变成:导演你就说能得奥斯卡我也不演 了! 《斗牛》超出了黄渤体力的极限,每天坐面包车回住处,看着线条往后飞,告诉自己,任 何戏都有结束的一天。直到有一天欢呼封镜,黄渤又坐在面包车上,哭了。原来真的什么都 能过去啊!《斗牛》为黄渤赢得金马奖。 《泰囧》大卖时他接受采访,当时刚与破亿票房画等号,被称为 黄渤迎来了黄金时代,但是他说前几年的《斗牛》 、 《杀生》才是我的黄金时代。他说想着去 台湾吃点小吃,颁奖前一天晚上瞬间想了一下要不要准备获奖感言?转念觉得黄渤你有点过 吧。只有一次他演完戏回家突然对着镜子觉得哥们儿可以呀,然后立马就意识到完了,他根本不 怎么照镜子。精神成熟使他很爱拿相貌做调味料,他的幽默姿态完整。陈坤一转身观众就有 好感了,我就得演十几二十分钟才行,能不卖力气吗?但他后来也说,找陈坤的可能转身去 找黄晓明,但是找我的,绝对不会去找他们。他希望自己技术剥离干净以后还能分出层次。 半瓶子乱晃的时候最幸福, 说明你有上升空间呀! 黄渤知道观众挺过瘾, 但自己离满远着呢。 黄渤的大部分作品中,有两个重要因素从未改变,一是时代政治背景有意被淡化成单纯的叙 事背景,二是人物的私人化生存占据故事的绝对空间。喜剧演员很多都锋利敏感,得适应台上台下两种完全不同的自我,黄渤倒觉得自己混沌着, 不是内心特别充足强大的人。人都得傻一点,不切实际一点,才能乐此不疲、不够劲儿地往 前走。他开始什么不行干什么,主持金马奖,拍微电影,出单曲,排话剧。孟京辉骗他说话 剧 《活着》 就是端杯茶, 安静地思考人生, 结果他得场场大体力演三个半小时没有中场休息, 成就了一个又侉又奇异而轻盈的福贵。不冒险,身上长不出新东西。管虎惊讶于他的成长。 票房数字在某个阶段来看会让你兴奋,但真正留下来的一定不是数字。陈可辛在看《活着》的时候发现黄渤喜剧后面的悲。他让黄渤不要把《亲爱的》里失去孩子 的父亲演成苦情戏。电影一出,再也没有人问黄渤会不会怕观众笑出来之类的问题。黄渤设 计了孩子吃桃子过敏的细节,片头由他讲出,片尾赵薇再说一次。陈可辛第一次看就哭了, 给剪成了预告片。据说他在片场一点也笑不出来,为了找感觉,把孩子的名字换成自己孩子 的叫。但黄渤自己觉得没演好,愧对陈可辛。萝卜是不是糠心只有自己知道。直到后来针对 拐卖儿童的法律法规做出改动,他才觉得心里好受了点。戏是他轧戏最凶的时候 20多天赶出来的, 他已经知道怎么演能达到及格线。 我永远感受不了 他们的痛苦,他们的刺扎在骨头里,我的扎在嗓子眼。他说,做加法是一个偷懒的事,把以前演底层的经验都用上,可是内心知道还能更好。问他怎么更好,是不是觉得赵薇哭戏演得 好,他说哭很难,笑更难。如果自己能再和那些家庭相处一段时间,想看看他们怎么笑那种 假装没事、故作坚强、不让别人看出来难受的笑。不冒险,身上长不出新东西,电影圈所有投资方都想听到他的名字,认为他是中国电影的票 房保障。可是,黄渤说:你要当真你就真成了个笑话。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